怎么解读美联储高官的最新表态?美国货币政策

文章来源:上观新闻;作者:安峥

“未来升息仍有空间,明年或许会调整节奏。”

美联储会暂停加息吗?这是美国总统、美国民众和全球市场共同的疑问。本周,美联储多位重头人物将密集发表讲话,舆论关注可能释放的货币政策信号。经济专家认为,美联储明年仍会加息,但会适度调整节奏,美国宏观经济是其做出货币决策的最大标准。

漏掉一个关键词?

周二,美联储“二把手”克拉里达率先在纽约开腔,表达对美国经济状况的乐观评估,认为“渐进加息”得到数据支持,并指出利率已“非常接近”中性水平,今后制定货币政策将更注重经济数据。

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解释称,所谓中性利率水平,就是健康经济环境下利率的合适水平,不会太过刺激也不会阻碍增长。许多美联储官员认为2.75%或3%左右是比较理想的状态。继9月加息后,美联储利率已达到2%至2.25%的水平,也就是克拉里达所说的“非常接近”中性。

有评论认为,除了上述判断,克拉里达的讲话还有两层含意耐人寻味,其一,他重申“渐进加息”是恰当的,但没有暗示加息步伐应放缓,表明其立场从偏鸽派转向偏鹰派;其二,他指出未来的加息决定将更多地依据经济指标,而不是基于形势预判,表明美联储制定政策的路径可能将更难预测。

“克拉里达的讲话与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11月8日的声明基调相仿,”彭博社记者里奇·米勒(Rich Miller)称,但与其本人10月25日在华盛顿的演讲却有明显不同——省略了一个关键词:一些(some)。当时,他两次提到,“一些”进一步的渐进加息举措将是适当的。字里行间都让人感觉,美联储自2015年12月以来的加息行动可能已近尾声。甚至有人推测称,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将在12月18日议息会议后发表的政策声明中采纳这一说法。如今,他没有提到这个有关程度的词,而是重申“渐进加息仍有必要”,给美联储货币政策增添更多神秘色彩。

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认为,克拉里达的讲话释放两点信号,其一,未来升息仍有空间,美联储利率的正常水平被认为在3%—3.5%,从这点看,再升息一到两次仍属中性范围;其二,美联储顶住特朗普的压力,坚持其独立性,中性利率正是联储的长期目标。

加息节奏会放缓?

在美联储“二把手”的暖场表演后,“一把手”鲍威尔将登台。他将于当地时间周三下午在纽约发表讲话,鹰鸽倾向引发舆论猜想。

有评论称,对于鲍威尔讲话的“威力”,市场早已领教。今年10月,他在讲话中称“美联储并没有接近停止加息”,引发油价和股市联袂大跌。11月初,他在达拉斯回调立场,强调美国经济明年面临潜在阻力,政策制定者正在评估加息的幅度和速度。投资者迅速嗅到微妙信号,并开始押注:美联储将放缓鹰派立场。

“鲍威尔是坚定的实用主义者,但在今年秋天犯下重大错误,”美国投资公司Horizon Investments首席全球策略师格雷格·瓦利耶(Greg Valliere)表示,他说“我们离中性利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”,市场吓坏了,市场可没准备好接受如此强硬的声明。如今,市场正在寻求美联储不会过快加息的保证,鲍威尔可能在周三提供一些信号。

“这可能是鲍威尔任期中最重要的讲话,”美国投行Evercore ISI分析师克里什纳·古哈(Krishna Guha)称,“我们认为他将继续软化立场,但发出美联储准备暂停加息信号的可能性非常低。”较为合理的预期是,如果目前的经济条件(更严酷的金融环境、中国和欧洲增长相对放缓、地缘政治风险升高)得以延续,美联储可能会在2020年底叫停加息计划。

美国经济学家穆罕默德·埃尔—埃利安(Mohamed El—Erian)认为,不论鲍威尔说什么,美联储在12月还是会加息25个基点,“它已把自己放在轨道上,不得不进行今年第四次升息。不过,它可能会在明年改变利率航向,使其更有利于市场。”

陈凤英则认为,并不能确定美联储会在12月加息,但其加息的空间还在,明年还会再加一到两次。不过,未来的节奏肯定会有调整,不会再像今年这么快。说到底,美国经济是其制定货币政策的根源。目前经济增长率约3%,失业率也降低到3.7%,通胀接近2%的目标,而增长、就业和通胀就是最主要的三大指标。“如果未来美国经济下滑了,美联储也会调头降息。”

特朗普看不清形势?

自2015年12月启动次贷危机后的首次加息以来,美联储至今已加息8次。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(CNBC)称,今年以来美联储已加息3次,但市场最初的预期是1次,舆论分歧极为明显。

特朗普对美联储的不断加息十分恼火。他此前多次炮轰美联储“做法疯狂”,昨天再次朝鲍威尔“泄愤”,放言“任命其为美联储主席一点都不满意”。有评论称,二十多年来,美国总统一直避免公开评论美联储的利率政策,以示对其独立性的尊重。但特朗普完全不在乎,还想着干涉其决定,这是何其危险!

也有观点认为,自从鲍威尔执掌美联储以来,加息幅度已带来“附带伤害”,并且有美国经济增长变得黯淡的迹象,特朗普的指责有一定道理。

总统和美联储闹意见,舆论和市场一脸懵懂。究竟该升还是该降?为何总统和美联储各执一词?有分析认为,特朗普之所以希望利息越低越好,因为这有利于美国出口,减少对外贸易逆差。而美联储坚持相反主张,主要有三点理由:其一,随着美国经济快速复苏,加息有助于防止国内通胀抬头;其二,加息可以导致美元指数走强,吸引大量海外资金回流,有利于经济复苏和失业率下降;其三,加息有助于遏制股市和房市泡沫,避免其影响经济增长。

陈凤英认为,特朗普与鲍威尔(美联储)之间的分歧,反映了两者截然不同的经济发展目标。特朗普着力打造实体经济,希望兑现经济增长的承诺,自然喜欢宽松的货币环境,为其发展制造业的目标服务;鲍威尔着眼于宏观经济,稳定增长、失业率下降和通胀健康是其主要目标。事实上,经济发展有其固有规律,美国当前的经济环境可能并不适合制造业的发展,通用汽车的裁员关厂就是例证;再加上制造业在美国经济中的比重并不高(约20%),因此,特朗普的想法就显得有些“一厢情愿”。

除了今天的讲话,鲍威尔下周还将赴国会作证,纽约联储主席周五将发表演讲。相信特朗普、美国民众和全球市场有更多机会弄清,美国货币政策的风到底会向哪吹。

(注: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