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智能安防 > 生物识别 >
从可穿戴1.0到2.0,来回顾一下Misfit的创业史
发布:2015-11-14 11:06 点击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根据《华尔街日报》今日报道,美国时尚可穿戴品牌Misfit即将以2.6亿美元的价格被生活时尚品牌富思集团(Fossil Group)收购。创立四年以来,Misfit都经过怎样的发展呢?

Misfit Wearables成立于2011年10月,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,是一家基于传感技术来打造智能可穿戴设备、健康追踪器、睡眠质量监测等方面产品的智能硬件制造公司,于2012年推出第一款人体活动及睡眠追踪器产品“shine”便名声大噪。

Misfit由武春山(Sonny Vu)、斯瑞达·艾扬格(Sridhar Iyengar)和约翰·斯卡利(John Sculley)所共同创立,其中约翰·斯卡利正是苹果公司前CEO。Misfit的名称是为了纪念科技界的天才、苹果公司创始人史蒂夫·乔布斯(Steve Jobs),因为公司成立的当天同时也是乔布斯过世的那天,因此公司取名为“Misfit”来纪念乔布斯,而且,这个单词的灵感还是来自1997年苹果公司某则广告口号当中——本意“不和群”。

以设计打造第一款魔性产品shine系列

Misfit 的第一个产品“Shine”于2012年首次公开于群众募资平台Indiegogo。当时,在众筹发起10小时之内, Shine的募资活动即达成10万美金的募款目标,而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, 募集资金更是达到了近85万美金。Shine在同年11月正式走向销售市场。

Shine与目前市场所有同类产品都不同,没有采用橡胶和塑料材质,也没有采用手环设计,取而代之是由航空级铝材完成的一个小纽扣,其大小和1元人民币硬币差不多,重量只有6克,整个外形像一个小小的UFO圆环。无疑它可以成为市场上最漂亮的健身追踪器之一,因为Misfit一直遵循设计之上的原则,即把穿戴产品当成一件时尚奢侈品进行设计,让用户在享受高科技产品的同时,获得佩戴时尚奢侈品的快感,而且其价格甚至低于同类的Jawbone和Fibit。

它不是最便宜的追踪器,也不是最强大的追踪器,但它的设计和随身可吸附性是非常有吸引力的。也因为如此,Shine上市后便大受欢迎。

与此同时,继2012年四月Misfit在A轮投资募到760万美金的融资后,2013年12月,Misfit更凭借潜力巨大的产品在B轮投资为它预计在2014年发行的产品募得1520万美金的研发融资。在本轮融资中,Misfit还吸引了香港企业家李嘉诚旗下的维港投资领投,其联合投资方还包括硅谷风投机构和可口可乐公司。

而在第一代产品获得成功后,Misfit 相继推出各种版本,包括在材质方面改良的版本,以及功能上优化的版本,比如Misfit与著名游泳运动装备厂商Speedo联合研发了一款专为游泳人士设计的Mifit Speedo Shine智能手环。Speedo Shine的推出就意味着,Misift手环不止只关注健康领域,而且还会向其他领域延展——和其他穿戴产品相比,Speedo Shine的升级重点是拓展社交分享功能。

在今年10月底,Misfit发布了最新智能穿戴产品Shine第二代Shine 2Shine 2作为新一代的可穿戴设备,其无论是在设计还是在工艺上,都延续了体现出Misfit对时尚、功能完美结合的基因。而且鉴于在中国强大的市场份额——Misfit CEO表示,该公司三分之一的销量来自中国。因此在Shine 2发布时,中国也成为了主要的首发市场。

诚然,Misfit已经俘获了大部分用户的心,但由于苹果、三星、谷歌等巨头在智能可穿戴设备上的发力,Misfit目前的出货量仍未超过Jawbone和Fibit。不过,纵使不是最受欢迎也不是功能最强大,Misfit的时尚设计理念代表了智能可穿戴设备的一个方向,同时,与时尚品牌富思更是再适合不过。富思于今年方才推出时尚可穿戴设备Fossil Q,但正如富思所表示,当一个企业要进军一个新的领域时,没有一个自主的品牌是无法在该领域立足的。

标志性的圆盘,加上一圈可随你的活动水平变亮的光晕,Misfit成功把自己的产品定义为“时尚的运动手环。”时下,在全球可穿戴设备成为下一个风口之时,众多厂商的加入也使得整个行业的竞争日渐白热化。如何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建立品牌成为可穿戴厂商所思考的问题。对此,约翰·斯卡利表示:“设计是产品差异化的关键,创造非凡的客户体验将是永远致胜的因素。”

为了在设计方面取胜,Misfit也是积极与施华洛世奇等珠宝品牌进行合作,光颜值就能秒杀一片可穿戴产品的粉丝。但是,相比较起来,Misfit在后来推出主要产品Shine 2时,外观上也只能算得上是保持特色,但并没有较大的突破,而功能上也基本没有太多升级。也因为如此,Misfit曾被指创新力不足。

剑指物联网,进军可穿戴2.0

在接下来,Misfit相继发布了多个版本的智能穿戴设备,比如Flash和Misfit FlashLink智能扣。

在尺寸、材质、重量、续航、防水性能等方面,Flash Link基本与Flash一样,但鉴于前者真正实现了可随身佩戴的功能,Flash Link或许已为智能穿戴产品破除了“手环”这个概念。不过,Flash Link的最大亮点还不至于此,而是其代表着Misfit剑指物联网的目标和野心。

在前不久举行的新品发布会上,Misfit指出,如果说对智能可穿戴设备来说,用户看重的是时尚的外表、拥有健康监测功能等,那么这只是已成过去的可穿戴1.0时代。而对于万物都要智能的时代,这些功能特点已经无法满足用户的需求了,起码对于这个伟大的技术,其价值就大有可发掘之处。

对此,Misfit创始人之一约翰·斯卡利提出了可穿戴2.0概念,他表示,到了2020年,全球物联网的规模将超过500亿美元,并渗透在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。而Misfit推出的Flash Link正是基于此,而将原有的运动健康扩展到了智能家居领域。

Flash Link不仅外观精致、身材小巧,可以随身别在衣兜、包带等位置,能够遥控智能手机、音乐播放器和相机等等,按照Misfit的设想,他们正是要将其打造成“物联网的纽扣”。

其实,早在今年3月份,Misfit就通过软件更新的形式,让Flash可以控制Spotify、Yo、IF 等应用,以及Nest、August等智能家居设备。另外在今年1月,Misfit也推出了一款能够通过无线连接控制变色灯泡的Misfit Bolt。只不过,当时并没有在中国进行本土化合作。

到了今年8月,Misifit在主要市场——中国也开始推广新的可穿戴发展。为了更适应中国本土文化,Misfit选择了与墨迹天气、喜马拉雅网络电台进行合作推出了Flash Link。配合全新APP“Misfit Link”的推出,Flash Link正式介入移动智能设备,化简操作。

Misfit全球副总裁Justin Butler今年五月表示:“我们目前的关注点之一在智能家居领域,比如未来在办公室和汽车内的智能产品,而不仅仅局限在手腕上的智能穿戴这一小块领域。”

总的来说,可穿戴2.0这个蓝图的描绘是宏大的,但就目前的技术来说,Misfit似乎还未能惊艳世人,而且随着资本寒冬的聒噪影响下,设计渐遭瓶颈的Misfit或许就被认为,将其托付于传统时尚品牌Fossil会获得更好的发展。

来源/Inside:未知
若无特别注明,中智网—智能科技行业资讯文章皆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
关注公众微信每天了解更多信息:
相关文章